当前位置:频道 > 正文

中国游戏圈996的奋斗成果,就这么被一个韩国版权流氓给偷走了

2019-05-27 13:20:55  来源: 中国金融商报网

当996成为很多人的工作常态,由996“一点即燃”的大讨论也就在情理之中。

在中国游戏行业,996其实并不陌生,尤其对于研发、运营的游戏工作者来说,可能是他们很多阶段的工作常态。然而不可否认的是,这样的努力使得诸多IP得以成为经典,比如我们熟知的《热血传奇》《传奇世界》《征途》《梦幻西游》《剑侠情缘网络版》等等。

与游戏人996形成鲜明对比的则是“躺着把钱赚了”,这其中的现实版案例必然绕不开一家韩国公司——娱美德。

中国游戏996的痛与殇奋斗成果被坐享其成

时间回到2000年。ACTOZ(亚拓士)产品《MIR2》(《传奇2》)因为在韩国表现平平、评级不高,其研发组组长朴关浩带多名员工离职,创立了Wemade(娱美德)。制作人创业还能将前公司的游戏作品带走,这种情况在中国游戏圈闻所未闻。若大家皆如此行事,估计中国游戏圈估计要深陷混战,就算是百年发展也不及如今规模。不仅我们无缘见到如今的腾讯、网易以及盛趣,玩家也不可能有机会体验《传奇世界》、《梦幻西游》、《剑网3》、《天涯明月刀》、《完美世界》这类的网络端游大作,更不可能有如今的手游盛况。

由于初创阶段的资金和能力不足以支撑野心,初生的娱美德并没有完全“独占”《传奇2》,而是将公司40%股份转让给老东家亚拓士,并与其分享《传奇2》的所有权,形成5:5的权益比例,让亚拓士负起一部分运营责任,分担一部分风险。

2001年,盛大以30万美元的价格买下了不被看好的《传奇2》的中国运营权。

当时的中国网游市场方兴未艾,盛大带着这个品相不佳的游戏辗转游说,说服了育碧代理,又拿着育碧代理说服了浪潮和dell提供三个月的服务器免费试用,最后提着服务器说服了电信获得了带宽……种种困难之后,盛大终于开始运营《MIR2》中国版——《热血传奇》,传奇的故事也开始上演。

《热血传奇》

2001年2月—2002年9月期间,盛大为《热血传奇》更新了富甲天下、虎卫传说、热血神鹰3个大版本,把游戏内经济、玩法、世界观系统和内容补全。因为具有了大众化的玩法,以及新颖、江湖、热血的特质,《热血传奇》风靡全国。

2002年,《热血传奇》同时在线人数突破70万,注册账号7000万,这年中国网民人数也只有5910万。从无人问津的韩国二流网游,《热血传奇》一举成为当时世界第一规模的网游,甚至以压倒性的优势击败了《红警》《仙剑》《CS》。这一年,距离《魔兽世界》中国上线还有3年。

随后,盛大游戏继续在2003-2007年间为《热血传奇》做了7个大版本,配套细节更新最快能保持月更,并配以电视、网络广告,以及初期的文学、视频衍生内容营销,也成为后继者们的效仿案例。

可以说,“传奇”能够成长为经典IP,是在中国的土地上,盛大游戏的努力是其必要条件。但是,辛苦加班的中国游戏人却为韩国公司娱美德养了一棵枝繁叶茂的“摇钱树”。

“躺赚”生意经背后娱美德屡被“打脸”

眼看着《热血传奇》成为诱人的大蛋糕,娱美德打起了新的算盘。

2002年底,娱美德委托亚拓士行使其作为《MIR2》共同著作权人的一切权利,以共同著作人的身份和盛大游戏签署补充协议,为了就是分一杯羹。期间因利益分配的问题,娱美德和老东家亚拓士由友转敌,纠纷不断。最后在2003年末,盛大游戏通过提高代理费价格以及分成的方式才搏得续约。

此后4年间,娱美德这家所谓的游戏公司,再未研发任何一款新品,来自产品授权分成的收入逐渐高过自研产品的内购。

历史上,为谋取自身更多不正当的收益,娱美德曾在2003年、2005年、2008年屡次对《热血传奇》的合同续约进行过阻止,每次无一例外,均以失败告终。

《热血传奇》

在2009年上市之后,娱美德正式公开了公司财务数据,将产品授权列为主要营收业务,更在页游和手游时代,开启了版权保护的超级加倍。

当其他的韩国企业向大陆辛苦卖电视剧、卖综艺,却因“限韩令”业绩腰斩时,由于娱美德在中国大陆将“传奇”IP奉为套现利器和救命稻草,“传奇”IP一直为其带来可观的巨额收入。

娱美德2018年年报显示其全年营收约7.65亿元,同比增长32%,其中,IP许可授权额4.3亿元,占比达56%,营收大部分来自单一的“传奇”IP,IP许可授权一直是娱美德的核心业务板块。在业界人士看来,娱美德手游业务营收不甚理想,新游迟迟未上线,诉讼成为其减少亏损的重要手段。

反观中国游戏公司的斗士——盛趣游戏,不断的扩充自身的研发与运营实力,连续推出《龙之谷》、《最终幻想14》、《泡泡堂》等经典端游,也推出了《扩散型百万亚瑟王》、《Lovelive!》、《神无月》以及《光明勇士》等成功手游,启用新标识后,盛趣游戏打开了更为广阔的发展前景,公告显示,公司总体营收快速提升,“传奇”IP系列产品在总营收中的占比呈持续降低趋势,2016年、2017年、2018年1-4月营业收入占比分别为48.99%、28.28%和28.01%,不断降低着对“传奇”的依赖。

《热血传奇》成为无数玩家心中的经典

在巨额利益面前,娱美德对“老东家”亚拓士也没有放过。

2016年10月25日,娱美德向首尔地方法院递交了对亚拓士的“禁令”申请。然而,不出一个月,娱美德就被韩国法院“打脸”。

2016年12月15日,首尔中央地方法院正式驳回了娱美德的“禁令”申请,并在下达的裁定中强调,单从亚拓士和娱美德签署的和解协议来看,不能断定娱美德一定拥有单独向第三者授权(license)的权利。

驳回意见里还说,在未经过亚拓士的同意由娱美德单独授权开发并在中国境内运营mir2手游或页游的行为,会直接构成中国著作权的侵犯行为。

版权成为套现利器,版权流氓“碰瓷”何日止

即使面临不断的版权问题,也没能阻止娱美德在中国大陆“吸血”。也因为法律上的不正当性,娱美德与盟友的合作往往以闹剧收场。

2016年6月,恺英网络花了300亿韩元合人民币1.7亿元,与娱美德签署协议,取得了“传奇”IP在大陆地区开发运营页游和手游的授权。然而,恺英网络畅想中的第二春没有到来,反倒是诉讼缠身。

法院下达禁令 娱美德恺英传奇授权被叫停

2019年5月,恺英网络发布声明,表示娱美德“以诉讼或仲裁方式提出极高索赔金额是娱美德及传奇IP惯常采用的一种施压手段,其目的就是以通过提出极高索赔金额并通过各种手段强迫公司就此索赔金额进行披露,进而扰乱公司股价,打击投资者信心”。

无独有偶的还有时光科技。在获得娱美德擅自授权之前,时光科技的业绩保持着稳定的增速。2017年4月,娱美德单方面的与时光科技签订了传奇IP授权许可协议。时光科技本计划在2017年三季度推出 “最传奇”游戏产品,期望业绩突飞猛进。

然而现实是,2017年时光科技业绩遭遇了“滑铁卢”,营业收入4055万元,较上年同比下滑57%;净利润从上年的盈利4500多万转亏,巨亏1.2亿元。

对于出现大额亏损的详细缘由,时光科技并未在2017年财报中详细说明,仅称2017年上半年一直未能顺利获得“传奇”产品的版号批文,导致该项目无法在17年实现盈利。

像恺英网络和时光科技这样押注“传奇”遭遇失败的案例屡见不鲜,与此同时,在过去的十几年里,娱美德则从一家游戏开发商和运营商,转变为一家IP授权商,以及专注靠IP吸血的“分成商”。

有业界人士认为,这种转型让公司获得了看上去更“高级”和便利的商业模式,但也在挖空企业在游戏行业立身的基础,同时拖垮了一部分真正在运营传奇IP,延长其寿命的中国厂商。

娱美德的不正当商业合作和恶意诉讼,目的只是去攫取IP的好处和利益,其一意孤行“押注”诉讼的赌徒心态,使得链条上的中国游戏企业都面临经营风险,无论对于企业的运营和努力还是玩家群体,都形成极大的损耗和伤害。

从历史经验和当下来看,娱美德拉拢阶段性“盟友”并将其作为公关白手套的做法依然在继续。与前些时日引发热议的视觉中国一样,娱美德从版权中探索出了“划算的生意经”,看着别人996,自己躺着把钱赚了。

然而,对版权和IP的“保护”不应空有说辞;中国文化创意产业的生态和法则,不应被版权流氓所改写

推荐阅读

盒马经营范围新增三类医疗器械

5月27日上午消息,企查查数据显示,5月23日,深圳盒马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经营范围为发生变更,新增第三类医疗器械批发、零售业务。据悉,第三 【详细】

任正非强调华为必须要做到世界第一

台湾媒体报道称,美国政府打压华为,有媒体报道华为创始人任正非在华为内部的谈话。任正非强调,华为必须要做到世界第一,世界第二就可能活 【详细】

“新动能”壮大 新型产业加速发展 用电量持续上升

用电量被视为经济晴雨表。今年以来,主要经济指标稳中向好、特别是新型产业加速发展和居民消费活跃,带动企业用电持续较快增长。国家能源局 【详细】

美团点评第一季度营收192亿元人民币 同比增长70.1%

美团点评第一季度营收192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70 1%。5月23日消息,美团点评发布第一季度财报。财报显示,餐饮外卖业务收入为107 06亿元人 【详细】

俄罗斯Caviar公司为三星Galaxy Fold折叠屏定制《权力的游戏》版本

俄罗斯Caviar公司宣布为三星Galaxy Fold折叠屏定制《权力的游戏》版本。俄罗斯Caviar公司,专门生产定制的奢华手机。最近这家公司宣布了三 【详细】



科技新闻网版权